您的位置: 今日文摘 >> 精品文章 >> 我为什么不让孩子玩抖音?

我为什么不让孩子玩抖音?


[来源:《南都周刊》] [作者:杨樾] [日期:18-09-25] [热度:]

[字号:||]

我为什么不让孩子玩抖音?

杨樾

《南都周刊》

春节后,我女儿有几次放学回来跟我说在抖音上看的搞笑视频,我都会问她在哪里看的抖音,她说在同学手机上。我没有管她,因为这种同学间的交流是不可避免的。

前几天女儿问我,她可以在自己的手机上装抖音吗?我的回答就是两个字:不行。女儿没有耍赖甚至也没有问我为什么,我们彼此太了解和信任了,我这样干脆的回答她,原因已经不重要了。我不是不可以给她讲为什么不要看抖音,但是我觉得目前她没法理解那么深刻的东西,这些东西深刻到大多数成年人也理解不了,所以就不用讲了。

这就是我的态度,不要让孩子玩抖音。

首先你要知道,抖音就是个阶段性产品,也是一个与音乐毫无关系的产品,它很快就会过时。

去年有朋友问我怎么看抖音的走红,我说:本世纪初,还没有智能手机,也没有可以录像的照相机,家用便携DV突然流行起来,当时我就说这玩意很快会过时,因为摄像和摄影有一个本质区别,摄影是几乎不需要后期就可以发表和观赏的,但摄像不行,普通人用DV拍摄的东西只能叫素材,如果不做后期,不剪辑不配乐,都是非常难看的东西,极少有人拍了大段家庭录像之后愿意再看一遍,更别说分享给别人。

抖音用一种非常简陋但直接的方式解决了这个将近二十年前就存在的问题,就是用配乐、滤镜和特效把普通人用手机拍的那些很丑的视频包装得不那么难看了,看起来不像素材,更像是一个片子了,这就是抖音的核心价值,视频界的美图秀秀。

当然,我们可以说VUE也是这种视频快速编辑工具,甚至iMovie能做的事比抖音多得多,为什么他们没有红?因为他们都只是工具,没有拥抱低阶群体的社交属性,对素材有着强烈包装刚需的,恰恰是那些没能力掌握更高级视频剪辑工具的人,于是,抖音的功能对了,目标群体也对了,都对了,就红了。

但是,这个巨大的低阶群体是没有什么黏性的,因为他们并不知道自己真正喜欢什么需要什么,“农药”他们打了,直播他们做了,竞猜也参加了,抖音也666了,身后留下一片片废墟,再有新玩意出现,他们马上就会丢下抖音转战其他战场。

1995年,美国前国务卿布热津斯基在旧金山举办了一场集合全球500名经济界、政治界精英的会议。这次会议的主旨在于为全球化的世界进行分析与规划。会议上,与会者一致认为全球化的高度、快速、激烈的竞争将使全球80%人口“边缘化”,而这80%多余人口与20%搭上全球化快车的人口之间的冲突将成为今后的主要问题。

在这次会议上布热津斯基提出了一个叫做奶头乐理论的观点,它描述了这样一个设想:由于生产力的不断上升,世界上的一大部分人口将会不用也无法积极参与产品和服务的生产。为了安慰这些“被遗弃”的人,他们的生活应该被大量的娱乐活动(比如网络、电视和游戏)填满。

从混Q群到玩直播,到打“农药”,到答题分奖金,到刷抖音,这些“杀时间”的娱乐都是送到你面前的安抚奶嘴,你愿意含着,就快乐地含着,那些不含奶嘴的人,正在拼命的学习、工作、思考、奋斗,属于一个人的时间就那么多,如果每个人都那么勤奋,地球很快就爆炸了。

回到孩子身上,如果你不想让孩子含着奶头长大,那就先把他们手机中的抖音删掉吧,不用跟孩子讲上面那么复杂的理论,删掉就好,送到嘴边的奶头还会源源不断,能让他们突破层级固化的,唯有用更有价值的东西去填满他们的生活,阅读、运动、绘画、音乐、科学……一切经过人类漫长历史检验过的东西。

如果我说了这么多,你还在苦恼如何让孩子放下手机,那你只能目送别人擦身而过,消失在茫茫未来之中了。


评论(已关闭)

您期望可以看到什么文章?

社会人物
明星娱乐
情感故事
人生感悟
幽默笑话
南方故事
历史名胜
环宇故事
健康养生
传奇解谜
校园故事
科技前沿

《今日文摘》邮发代号:46-150,半月刊,全年订阅价¥120,共24期 零售5.0元/期

《今日文摘·合订珍藏本》 邮发代号:46-149,两期精装成一本全年订阅价¥120元,共12本 零售10元/本,订阅咨询热线:020-83881128

全国各地邮局(所)均可订阅,亦可拨打邮局免费征订热线:11185订阅